首頁 / 放心消費 / 正文

“山寨”產品傍名牌行為借助網絡不斷升級

2021年01月18日10:20   來源:中國消費者報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傍名牌還是把“奧利奧”寫成“粵力奧”、把“雪碧”寫成“雷碧”這樣的行為。殊不知,如今的傍名牌行為借助互聯網的掩護,更加具有隱蔽性和迷惑性,在線上市場飛速發展的今天,可以擴散到更加廣闊的范圍。對此,消費者應該如何維護自身權益?對于這樣的行為又應該如何進行規制?《中國消費者報》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傍名牌行為借助網絡不斷升級

  對于名牌產品的外觀和名稱進行仿冒,可以算作是傍名牌的1.0版。對此,《中國消費者報》曾多次進行過報道。如2019年2月,河北邢臺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查處“河北馬氏康達食品有限公司”和“河北騰豐食品有限公司”生產“山寨”品牌餅干案。經查,兩企業生產并在農村市場銷售名為“粵力奧”和“粵力粵”的餅干,外觀涉嫌仿冒“奧利奧”品牌餅干。

  對于這些山寨產品,消費者只要多加注意,還是比較容易識別的,但是,現在不少新型的傍名牌行為卻讓人防不勝防,可謂傍名牌的2.0版。

  比如2020年10月26日,浙江省溫州市鹿城區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網絡購物合同糾紛案,就是一起傍名牌案件。2019年11月11日,溫州市民范先生在天貓交易平臺向某網店購買了兩臺某品牌浴室暖風機,共計2863.31元。范先生介紹說,這家網店的首頁顯著位置和產品詳情均宣稱其銷售的產品品牌對應的公司是德國博世集團旗下的全資子公司。但是范先生收到的產品包裝上標注產品商標持有人、產品機身上貼的產品合格證等卻是廣東某物聯網公司。在產品試用時即出現故障的情況下,心存疑慮的范先生與店鋪客服再三核實,才得知該品牌所屬公司在2009年以后已獨立運營。

  傍名牌2.0版的另一種表現形式是“跨界”使用同一品牌名稱。2020年9月15日,光明乳業官方發布聲明稱,近期有消費者反映,在微博、微信以及網購平臺等渠道上出現“光明新零售”“膳纖飲”“清清飲”“亞麻籽膳食粉”等宣傳內容及產品,產品宣傳鏈接及產品包裝中出現“光明”字樣及Logo。為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光明乳業聲明稱:公司及各(子)公司并未推出此類產品,也未與該產品的生產商、銷售商建立合作關系。

  同年5月份,“光明新零售”運營中心負責人曾公開表示,公司售賣產品需要信任背書,所以通過合作取得了光明烘焙類商標的授權,但是光明烘焙類商標不屬于光明集團,也不屬于光明乳業。

  此外,記者在市場監管總局前不久發布的2020年塑膠玩具等38種產品質量國家監督抽查不合格產品及企業名單中發現,中山市汰漬廚衛電器有限公司生產的家用燃氣快速熱水器無風狀態煙氣中CO含量不達標。汰漬是消費者耳熟能詳的洗滌用品品牌,而中山市汰漬廚衛電器有限公司則成立于2017年6月12日,公司經營范圍包括生產、加工、銷售小家電及其配件、抽油煙機、燃氣灶具、燃氣熱水器、電熱水器、消毒柜、塑膠制品、五金沖壓件等。

  消費者和正牌企業都受傷

  北京市律師協會消費者權益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蘆云認為,對于傍名牌1.0版,“山寨”貨大多在原料、配料、品質和生產工藝等方面與正牌產品存在差異,質量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但其主要存在于消費者辨識能力相對較低、市場監管力量也相對薄弱的低線城市及農村等欠發達地區。而傍名牌2.0版則因具有更強的隱蔽性,對于消費者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其在傳統電商平臺和社交電商平臺上銷售時不容易受到監管。

  前文所述范先生表示,他完全是基于對博世品牌的信任才在電商平臺上下了單。而當他產生疑問后詢問店鋪客服“其所購產品是否是博世旗下產品”時,客服還回復確系博世旗下的品牌并出示了授權書復印件,而對其2009年就開始獨立運營一事避而不談。

  近日,浙江省杭州中院宣判了浙江首例適用懲罰性賠償的知識產權案件。判定被告廣州惠氏寶貝母嬰用品有限公司、廣州正愛日用品有限公司、杭州單恒母嬰用品有限公司、青島惠氏寶貝母嬰用品有限公司、陳澤英、管曉坤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在其生產、銷售的嬰幼兒洗浴、護膚、喂哺、洗衣、尿褲、驅蚊濕巾商品以及成人用洗護和孕婦產品、商品包裝、廣告宣傳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使用“惠氏”及“Wyeth”商標。

  記者就此案詢問了多位“寶媽”,她們均對此表示吃驚。北京市消費者魏女士表示,她一直以為這些標有“Wyeth”“惠氏”“惠氏小獅子”標識的洗護產品和惠氏奶粉即使不是同一家生產企業生產,至少也是同一個品牌商生產的。“很多大企業會在多個領域都有涉足,這不奇怪啊。”魏女士說,自從二寶出生后,她經常購買惠氏的洗護產品,沒想到被騙了很多年。

  對于正牌企業,傍名牌同樣也使企業很受傷。“我們的法務有很大一部分精力都用在了打這種商標權的官司上。”在前述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的抽檢不合格名單中出現的另一家知名品牌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消費者報》記者,他們公司根本不生產燃氣熱水器,但是,不僅大多數消費者對此不了解,一些媒體也會認為這些不合格的產品是其品牌的產品,并加以宣傳,從而對于品牌形象產生很惡劣的影響。因此,在《中國消費者報》記者提出就此問題進行采訪時,對方表示因擔心被市場誤解,不希望記者在文中提到品牌名稱。

  蘆云認為,傍名牌2.0版或者是在不同品類上使用已經在其他品類上注冊了的商標,或者是把一些知名商標中的名稱作為企業的字號,如市場監管總局公布的不合格產品名單中的企業就存在這種現象,并會造成對公眾的誤導或者引起公眾的誤判,屬于打擦邊球的行為。

  應提高傍名牌行為的違法成本

  “傍名牌行為不屬于商標的合法使用,而是一種涉嫌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行為。”蘆云表示,在《商標法》第57條中列舉了7種具體的侵犯商標專用權情形。一般在司法中,如果判定傍名牌的行為能夠造成一種混淆和誤認,就有可能認定其涉嫌侵犯商標的專用權。

  對于傍名牌2.0版的行為是否造成侵權,蘆云進一步解釋說,近年來,隨著企業品牌保護意識的增強,往往會在品牌創立時就進行全品類注冊,因此在不同品類上使用其他已注冊商標的問題在逐漸減少。在司法實踐中,對于這種行為是否造成商標侵權,主要是看其是否屬于相同或者類似的品類,或是在實際生活中是否具有類似的用途,從而使公眾造成誤判。

  北京市某法院法官表示,對于傍名牌這種侵權行為的治理,最好還是由被侵權方主動提起訴訟,然后用懲罰性賠償的方式制止侵權或者搭便車的惡意行為。因此,一方面,需要提高消費者的品牌辨識能力和主動維權意識;另一方面,品牌所有者也需要積極行動起來,維護品牌聲譽和權利。

  北京華訊律師事務所主任張韜認為,對于傍名牌行為是否違法的認定,主要是看其是否對消費者造成了誤認和混淆。“傍名牌行為不僅對消費者和規范經營的正牌企業都會造成傷害,也會擾亂市場秩序,可以用《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規制。”張韜認為,目前傍名牌的技術水平在不斷提高,因此,不僅應提高傍名牌的違法行為的經濟成本,同時應將此類行為記入企業的誠信檔案。

  前文所述范先生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五條規定的“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三倍”,向溫州市鹿城區人民法院起訴,要求網店“退一賠三”,合計1.14萬余元,獲得法院支持。

  而在惠氏案件中,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定廣州惠氏公司等6被告在其生產、銷售的被訴侵權產品、產品包裝及宣傳冊上使用“Wyeth”“惠氏”“惠氏小獅子”標識并在網站上進行宣傳的行為,構成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惠氏公司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商標,容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侵害了惠氏公司“Wyeth”“惠氏”注冊商標專用權,并認定被告之一的青島惠氏公司在企業名稱中使用“惠氏”構成不正當競爭,因此,全額支持惠氏公司3055萬元的訴訟主張。

總共: 1頁   
作者:桑雪騏

西楚網新媒體矩陣

  • 頭條號
  • 鳳凰號
  • 百家號
  • 企鵝號
  • 網易號
  • 大魚號
  • 搜狐號
  • 一點資訊
  • 快傳號

南京厚建軟件 LivCMS 內容管理系統http://www.hogesoft.com 授權用戶:http://www.990021.tw

内蒙古11选5遗漏top